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心永恒在此用心耕耘抒写人生轨迹

我的新浪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sanhaosh

 
 
 

日志

 
 

寒冬往事  

2013-01-02 21:59:29|  分类: 老有所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关于过去的那段历史值得反思推敲的大事小情甚多,真实的历史只有设身处地了解内幕方才是最贴切的表达;刚才偶然间在博友转载的若干日志里读到了几篇追记的文献札记,作为保守的我,一些文章只是了解知情了而已,不便都在此复制供大家品味回顾;寒冬时节宅在家中忙忙碌碌也是一件快事,入冬以来寒潮不断侵扰,新疆内蒙东北北风凛冽暴雪连续,京城大雪虽没下,但也连续下了四五场瑞雪了,大风呼啸空气干燥气温一路低迷,最高气温已是零下近8度,但比起酷寒地区可是小巫见大巫了,室温一直不太高一直徘徊在十八九度,还不至于到诉求的地步;反腐倡廉任重道远!期待我们党的风气、社会的风气重回弘扬正气、大气凌然,淳朴善良与人为善;有道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今年知青们的诸多活动甚多,前些天因故未能参与几次大小聚会活动甚为遗憾;近来知情者和热心网友们的电话联系不少,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策划筹备之中;大型的活动不说,为了我们今年的近200人聚会,过些时日、力争春节前吧,将陆续组织参与几次小的聚会;难得一聚嘛。

       想当年我们这些风华正茂的知青在一声号令下开赴了广阔天地,虽说经历了各种水与火的严峻磨练值得回味,但内中发生的不少悲剧惨剧也不容小觑,尤其是迫害女知青的案例触目惊心。

       复制一段知青网上八连杨建民的短文(至于发生在我们连、我们团的事例以前写过不再表述了),严冬时节叙一点不堪回首却是真实事件的沉重悲沧历史。

     

往事钩沉 - 我心永恒 - 我心永恒在此用心耕耘抒写人生轨迹

往事钩沉 - 我心永恒 - 我心永恒在此用心耕耘抒写人生轨迹

 

往事钩沉 - 我心永恒 - 我心永恒在此用心耕耘抒写人生轨迹

 

 

        2013-01-02 08:41    往事钩沉:眼下这一月份天寒地冻是全年最冷的时期,在北方的大部分农村地区都是猫冬,在家里喝酒打牌,尤其是在咱们东北更是如此。可是那时在咱们兵团不但没有猫冬这一说,干的活有时比他妈的夏季还累,比如这刨草炭和修水利。先说说这刨草炭,我记得那时咱们兵团有一个“大寨团”,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就是2师16团,这个团在全兵团,不,在全国都是出了名的,不过不是什么好名,而是“恶名”。这个恶名就是他们团的两个主要领导一个团长,一个参谋长迫害女知识青年,好像是团长八十多个,参谋长少点七十多个,这不是我杜撰的,可是在大食堂由指导员大会传达的。后来据说他们俩不知道是谁,搞到一个五级干部(我现在还记得那老干部的名字,但是虽然现在早已沧海桑田时过境迁,但还是不披露为好)的女儿身上,她爸爸把这事告诉了周 总 理,周大怒,责令严肃处理,结果两个解放军现役军人就给开除了球籍——毙了。另一个是16团出了一个名人,就是现在的中国曲协的掌门人,著名相声演员——姜昆。他弟弟姜仲现在是中国商报社副社长,也是我们北大荒知青总部的秘书长,虽然他不是知青,但是他却极热心北大荒知青事宜,北京几次的北大荒知青大的活动他都是策划人和组织者,比如98年知青专列就是他跑铁道部特批的。你看我说刨草炭的事,怎么就扯到16团去了?还是转入正题,明天聊刨草炭的事!

       16团是兵团的“大寨团”,那时是经常在《兵团战士报》的头版头条刊登经验;说实话我一看到他们的文章我就头疼,不是他妈的介绍这个经验介绍那个经验,都是怎么苦干大寨田的,(他们丫的怎么不介绍团长、参谋长被枪毙的经验?)反正就是经验介绍下来后让你忙的脚打后脑勺。这个刨草炭改良大田的土壤结构,可以提高产量就是他们介绍的,好像是先在14连试点的,不知效果怎么样就急急忙忙地在全团铺开了。这草炭大都是在草甸子里,也就是现在说的湿地。现在我们知道了这湿地是大自然馈赠给我们的“地球之肺”,破坏了它就破坏了生态平衡,会遭到大自然的报复的!大冬天的把人轰到长满塔头墩的草甸子,在又是冰又是冻土层的用力往下刨;开始很费力,但是把冻土层刨开后就不那么费力了,用二齿钩子就能刨下来。然后堆在一起,得马上用小型车赶快拉到地里去,时间长了就冻在一块了。这草炭拉到地里就随便一卸,这高高低低的,看着就像上海人说的“瘌痢头”一样。现在我都觉得这是无效劳动,全连干了好几天,也就拉回个十车八车的,如果集中起来也没准能给一亩两亩的土壤改善板结的结构。可是对于有着上万亩土地的连队来说这又能起到什么作用?杯水车薪;要是真的像是在大寨那样几百人几百亩地,干个十年八年的还值,在咱们那儿这么搞只能是劳民伤财的形式主义,这项活动的后果就是湿地被破坏的千疮百孔,这人累的也是疲惫不堪,这活动也不是那个王八蛋一拍脑袋瓜想出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496)| 评论(17)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