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心永恒在此用心耕耘抒写人生轨迹

我的新浪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sanhaosh

 
 
 

日志

 
 

苦辣酸甜咸(13)  

2009-04-09 10:57:41|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荒的冬季寒冷刺骨,小北风跟刀子一样,哈气成霜;夏季也不好受,小咬、蚊子、瞎蒙三波倒着轮番轰炸、乐此不疲;冬季不分男女全都裹得严严实实戴着厚实的棉帽子,夏季亦如此,只不过换成了纱巾躲避叮咬,尤其是机务排打夜班的,夏季满脸油污不说,被蚊虫叮咬得甚是无奈......

       儿时听说过蛇怕抖落,一抖落其就散了架了,但可是从来没捉到其试尝过;记得在兵团时经常可见到在场院四周草丛里有蛇出没,大部都是一米多长的草蛇无毒,有几次逮住后扥着尾巴抖落数次,却未见其散架,呵呵,耸人听闻了。

       天气转暖后,人们大部都是穿着农田鞋,既可以防土又可以避免蚊虫叮咬,下班后在宿舍里到可以放松一些,换上拖鞋凉鞋方便舒适,当然也难免相互互穿,但我也因此曾患上了脚气,奇痒难耐,经常用手去挠痒痒,久而久之传染到了手上,起水泡不说,逐渐有了灰指甲,只得常抹药水疗治,却无根治之策,直到返城后80年代后期才在北京医院花了400多元吃的进口药2个疗程方才绝根。

       那期间,有不少知青染病(当然也有装病的);大约是在73年左右,一次县医院某大夫拿着连长的批条找我拉土麦子(此类事甚多,也结识了一些关系户,不一而足了),合当有事寸劲倒霉,100多斤的麻袋平时玩一样,却在我帮他绉肩扛时把腰扭了,好麽,这一下可苦了我了,其还不错常从医院给我拿药送来,医务室我可就成了常客了,吃药打针拔罐子,苦也,当时正是麦收的大忙季节,重任在肩啊不得休息怠慢,说句惭愧之语,有时刷牙放屁都得要悠着点那,唉!还有呢,那时节“赤脚医生”技艺也不高,针灸盛行,一次,医务室的北京知青护士看我难受“可怜”,拟用针灸打封闭,征求我意见,心一横,我说,来吧!老天吆,这一针下去却扎错了穴位,后来醒了以后才得知,我一下子就休克了过去了,给那个女知青吓得魂飞魄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把我弄到病床上掐人中、人工呼吸,哈!好险哪,我总算是又活过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