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心永恒在此用心耕耘抒写人生轨迹

我的新浪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sanhaosh

 
 
 

日志

 
 

尘封的记忆(3)  

2008-08-29 18:18:17|  分类: 童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节:天灾人祸

     (此节的内容同龄人定会感概颇多,毕竟是非常时期过来的嘛。)

       儿时我们的记忆中谁都会清晰的记得大跃进的时期、记得三面红旗、记得全民大办钢铁、除四害、记得赶英超美的豪言壮语......60~62年,是我们国家最心酸的一段历程: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偿还“老大哥”的夙债、决策的失误等等;国家艰难的勒紧裤腰带、人民衣不遮体、食不饱腹、在那哀鸿中饱受煎熬,因饥饿而死的人数令人恐怖......

       那些年,物资极度匮乏,生活异常窘迫;生活中大多数必需品都是凭票、证、本定量、限量供应的;其艰难程度是现在的年轻人无法想象的。那时家里兄妹五人,我是老大,穿衣可真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笑破不笑补”啊!一件衣服老大穿新,小了老二穿旧,老三就得打补丁了;记得刚上学时我连背个新书包都是苛求,是父母用人造革缝制的,赶上学校有重要活动,要求穿白衬衣、蓝裤子、白力士鞋都要“举债”借钱买;“民以食为天”,为维持生活,母亲那时摆个小摊卖大碗茶贴补家用,榆树皮、树芡、野菜都不好找;连杨树叶、豆腐渣都是好东西呀,定量供应的白面质量也很差(成黑面了),每一个家庭的吃饭都必须要精打细算、搭配着吃。其间,因与大爷、叔叔家都相邻不远(只几步道的事,两条胡同。)都互相接济着;母亲娘家也不远,姨、舅家都有自留地,经常来送些自产的蔬菜、瓜果、粮食;我们上学时都是自备着早点由学校食堂加热后课间吃,那时能吃上热乎乎的白薯、窝头已经非常满足了;有点细粮母亲都尽量留给父亲吃,毕竟一家老小的开销都指着父亲那微薄的收入呢!说来惭愧,记得59年底我最小的妹妹出生前,父亲买了一大堆营养品去医院看望,我还不知天高地厚的说“还是住医院好!”想来真是欠揍,令人心酸,唉!

        那些年一到寒暑假,我就到母亲娘家去“蹭吃蹭喝”,那时农村还实行大食堂,姥爷姥姥可没少疼我,好吃的都留着让给我吃,当时郊区还没有电,都点煤油灯,儿时在姨、舅家推碾子磨面,钩枣、摘杏、放羊、挖野菜,在自留地里掰玉米、摘豆角等依然历历在目;那时空气也好,没污染,东西、南北的两条小河清澈到底,饮水方便,鸭子、鹅、鱼在水面游荡、青蛙欢叫(还真没少吃“田鸡肉”和麻雀,罪过、罪过;毕竟连蚂蟑都是美味啊)

       那时,一到天黑,特别是夏季,小伙伴们总爱聚集在昏暗的路灯下听长辈们讲故事,大多是美好的神话传说和妖魔鬼怪的稀奇趣闻(其实哪里有鬼呀),不过最“恐怖”的就是据说“有拍花的”,专门欺凌小孩(类似现今的拐卖),害得我当时出城去路过坟地“头发都立起来了”,毕竟当初京郊坟地密布,晚上出门还真糁得慌......

       虽然那时穷,但社会风气好,纯!邻里和睦,互助友爱,路人相遇“借光”“劳驾”,极为客气礼貌;鸡鸣狗盗之事极少,记得儿时家里夜里曾被盗过两次,丢失的物品虽然也不多,只是锅碗瓢盆而已,也够添堵的;困难时期吗!?那年代,有吸烟嗜好的人都卷树叶、菜叶,大街上捡烟头抽的并不少见,说一分钱掰成两半花还真是一点也不过分!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