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心永恒在此用心耕耘抒写人生轨迹

我的新浪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sanhaosh

 
 
 

日志

 
 

尘封的记忆(1)  

2008-08-27 18:38:20|  分类: 童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即日起逐渐开始打开记忆的闸门,搜肠挂肚的把记忆中点滴往事记录在此,真诚的希望好友们特别是同龄人看后善意的做些往事的提示、提醒,也许你的一句话,就能令我打开思路、勾起一段往事,以便我能及时补充和添加、修改;毕竟岁数大些,记忆中也许有偏差、有遗忘;既然是尝试用回忆性质的长篇自传体来真实记录自己的人生轨迹,涉及的人和事都是真实的,不做任何修饰、掩盖、虚构(即使有感叹也加括号);喜怒哀乐荣辱成败都在其中,涉及隐私;所以有的文暂不便公开发表,只限好友阅读而已。也许会写的很长很长;当然还是会有所节制的;请多包涵!

                                                     第一部:童年

                                                     第一节:儿时

       父亲1926·6·14出生于河北省枣强县董家庄,家中贫寒(雇农);兄弟四人,父亲行三,大哥因痨病(肺结核)早年去世,因家中贫瘠无钱读书认字,目不识丁;12岁时便随二哥到天津、北京学徒、拉洋车、卖烟卷、四处打工(其凄凉境遇与著名评剧《向阳商店》马泰的一段唱段近似)吃糠咽菜、勉强度日,在那个年代吃混和面、橡子面、白薯面,一点也不稀奇;母亲1934·12·23出生于北京朝阳区小红门姚村,家境贫穷;一姐一兄一弟 ;自小就与父母务农为生,小日本侵略中国时姐妹们都要用锅黑将脸涂脏,王八蛋们可没少祸害我们的姐妹们。

        听父母说:我出生在京城崇文区龙须沟(今日的金鱼池)(相信看过文学巨匠老舍的大作和电影《龙须沟》的同时代朋友不会陌生),后来自建两间棚房在宣武区人民市场定居,我自打降生就不吃娘奶,是吃蛋糕长大的。儿时的记忆是模糊的,爷爷奶奶长什麽样都没有一点印象(去世的太早了)(一些早期相片因屡次搬迁、变故、至今未找到,不能附上,非常遗憾);只还依稀记得父亲在铁匠铺熊熊的火焰前汗流浃背的打铁和母亲拉风箱的场面;那时小,除了贪玩就是帮父母干一些力所能及的简单家务和敲打铁钉等小零活(在铁砧子上将弯曲的钉子砸直,也可为家增加点小外快,这活别看不大,可还真不好干呢,弄不好就砸手指头上,手被砸肿了、流血、淤血是常事,现在想起来还手痛呢!?);唉!穷人的孩子嘛!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27)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